Alkaid.S.W

以往,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生命曾是一场盛宴。在那里,所有的心灵全都敞开,所有的美酒纷纷溢出来。-兰波

关于生命和死亡还有一首歌的乱七八糟的随笔

中午的时候被安利了一首歌, 《生きていたんだよな 》(歌手:あいみょん),怀着好奇认真的去听了它,歌词能联想到很多。然后,几乎是同步地,看到有人说知乎“最人性化的设计”是输入“自杀”、“死”,会弹出是否需要心理24时咨询的框框,我笑了一下,真是很可爱呢。想不开的人都是十分脆弱的,这一点点提示大概能像一束细小的光亮,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绝望里,发出温柔的光吧。

歌里用轻松的拍子发出了“她也曾活过啊!”的呐喊,呈递出跳楼女孩的祭奠关怀,mv带红的色调能联想到到流动着血液里藏着灿烂的鲜活和热情,宛如面对必然的结束的坦然与洒脱,微笑着说再见啊。
常常听大人说,自杀啊最没意思了,把什么都丢给别人不管了,有什么事大不了吗?对得起父母和爱他们的人嘛?不知道为什么不喜欢这些话。
生命是美丽的,鲜活的生命尤其耀眼。认识到这一点可并不妨碍选择离开它的决定,自我了断有时并不是想不开,而是想通了。理解得越多就越痛苦,知道的越多就越撕裂,死亡同样也是一种勇气。
别人切身的痛苦即使理解了也不可能完全感同身受,看着那些跳楼的人最终被劝回去的例子又高兴又难受,谁知道结果有没有会是什么呢?有人说最好是把那些美好的带给他,而不是一味自以为是的劝导。有些道理,爱如果成了压在生命意义上的包袱,就不那么纯粹了。当然,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有偏差,要活着还是好好好活着的,“有着与痛苦相对称的清澈,与绝望相均衡的坚韧”,不管以什么方式,微妙的美丽都隐藏于生活的缝隙嗒。还有还有,摔得血肉模糊真是太难看了呀。

然后跟实实聊天时他说到“大型城市有不少特征和动物园非常相似,有着人类动物园的称号”,我说可以赞同这个观点,不过谁会欣赏人类动物园呢?他说大概是人类自己吧。

这个大笼子里,狗咬狗,黑吃黑,自私贪婪的本性为动物园添上黑色的戏剧色彩。人类不但残害自己,还要残害一切。《人类简史》中提到一个概念,人类太过快速的爬上了生物链的顶端,以至于没有来得及与其他生命协调进化,最终无法和谐共处,造成了现在情况。社会秩序的建构源于想象,语言补足了生物缺乏大规模合作的本能,还有什么吗?五光十色的城市,什么在看着我们呢?不知道动物园的结局。

你说,生命活着是为了什么呢?死有什么意义吗?

之前看到小说里一位军人的生活,有次他们教官被问到死是怎么定义的,在场的军官都陷入了沉默。后来他查到通常生物的死亡是指其一切生命特征的丧失且永久性的终止,而最终变成无生命特征的物体,再通俗一点就是脑彻底且不可恢复的死亡,最后他说“放屁!”。还想起有一种说法,人的死亡分为三个阶段,心脏的跳动意味着生理上的死亡,葬礼的结束意味着社会意义上死亡。而最后的死亡,是被世界上的最后一个人遗忘。

长久以来,我觉得自己是不畏惧死亡的,甚至期待着他终有一天的到来,好奇着我会是怎么结束这宙间极微茫的一生的。我害怕的是临死时折磨上的疼痛,不得已而亡的愤怒,我害怕我会觉得遗憾,所以要我选的话,大概会选电击吧,一枪崩了和在梦里结束也不错。因为,生命像无脚鸟般一旦停下就会坠落。一旦停下,就会有更多无法割舍的事物和人接踵而至,不喜欢这个感觉。

村上春树说,死,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

《流光》中说,从细微到宏观,被诠释成了不同的含义。贯穿在完整或是半途夭折的生命中,通过所追逐的来体现出不同的价值。
不论是细微的渴望还是磅礴的梦想,不论是对神明的敬仰还是对具象的尊崇,都有着它成为寄托的理由,足够被称为信仰而依附。
不止是简单地呼吸维持活着的状态,而是在寻找信仰的过程中经历着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现着将会被我们珍惜、珍爱以及珍视的人和事,从而构成完整的一生。
也许你走过所有的路的时候,在尽头的不仅仅是你追逐的信仰。你创造的,你得到的,你全部拥有的,何其富足。

而这些,是漫长的时年岁月赠与和教会我们的。


生命就像是一场告别从起点对结束说再见。
大概,生命最安慰的一点是——
我记得的他们,犹如很久以后,另一些他们也会记得我。





我要对看到这篇胡言乱语的随笔的人说,我爱你们哦。好好活着呀。

评论
热度(35)

© Alkaid.S.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