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kaid.S.W

以往,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生命曾是一场盛宴。在那里,所有的心灵全都敞开,所有的美酒纷纷溢出来。-兰波

树影Dairon {已被安纳塔拐走}:

总结一下之前的 HoME翻译- [埃雅仁迪尔的传说]
因为最近写有关愤怒之战的故事因此想到了之前翻译的那篇HoME。
然而那篇正文实在太颠三倒四都是零散的笔记实在令人无法看懂。。。因此在这里整理一下几个重要的点:

1,图奥老了,因此乌欧牟开始召唤他去西方之海。老乌的魔性号角每天在他耳边碎碎念,图奥听从了老乌的召唤于是造了一艘船就飘走了。(其中有两个不同设定,一个设定是图奥不辞而别,另一个设定是图奥跟埃兰告别之后,唱着歌就走了。) 不过不论哪个设定,埃兰和银足都很伤心,因为他们不造爹去哪了。于是出海寻找。

2,于是埃兰开着船到处找爹。甚至企图去曼督斯(请问馒头大人有没有捡到一个失踪的人类x)。结果遇到海难,原因是欧西不明原因地讨厌埃兰所以掀起巨浪把他的船掀了,老乌救了他(有些地方提到人鱼救了他。这些人鱼是一群迷之生物,他们是一群而不是一个,性别为男,而且他们很"爱"埃兰,一直追着埃兰献殷勤那种。)

3,老乌告诉埃兰他必须去维林诺,而且告诉他,他之所以能够从刚多林的陷落中幸存,就是因为这个使命在身。

4,于是不顾埃尔汶的反对,埃兰就义无反顾地造了一艘更好的船去了维林诺。(这里有跟宝钻叙述不同的地方。) 但是当他来到维林诺的时候,发现那里一个人也没有,因为人都跑到中洲去打愤怒之战了(而且他还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儿)。

5,维林诺的精们都跑去打怒战了是因为图尔巩之前派的鸽子们飞到维林诺,告诉了那里的精灵中洲的情况。维林诺的梵雅和诺多不顾维拉的禁令就跑去打仗了,维拉很生气,(但貌似还是拗不过小精灵们因此也跟着去了)。整个儿就不关埃兰什么事(不像宝钻里面说的作为中洲的使者)。
小托吐槽说这里面的老乌特别迷。整个就没说他为什么要召唤图奥。也没解释为什么他要让埃兰去维林诺,整个去维林诺的"伟大航程"就是非常没有头绪的,不仅毫无结果而且还造成了埃尔汶的厄运。

6,去维林诺啥也没得到的埃兰回到了西瑞安港口。发现那里经过米尔寇的袭击以及努战早已洗劫一空。
这里没有提到费诺里安的亲族残杀,只说了米尔寇大军对他们进行袭击。然后这里一个设定是埃尔汶死了,另一个是被米尔寇俘虏了但是逃走变成了鸟,第三个设定是被强暴了(惊得目瞪口呆,到底谁干的?喵口?安姐?兽人?)
这里埃兰就彻底崩溃了。都怪老乌好么bushi。这下不仅爹没了老婆也没了(还有设定说妈也不见了)整个儿就很莫名其妙地就没了。
然后还有个很迷的设定是埃兰回到了刚多林废墟,发现里面有很多诺多在废墟里挖宝😂。

7,为了找埃尔汶,埃兰又出海了。这次走得很远很远(人家真的很绝望好么),一直航行到世界的边缘,到了天空之海,因为被月亮追逐,他跨过了黑夜之门(黑夜之门外面就是虚空之境啊!所以托老设定说米尔寇被扔虚空之境后就是埃兰在那里巡逻,因此喵口要回来或者安姐想找喵口就只需要贿赂埃兰就可以了么bushi)。因此他不能回中洲了。

8,在白鸟没死的设定下,他最终还是找到了她的。总算不太虐了。

9,里面提到海上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充满迷幻的色彩。什么迷雾之海上面有座珍珠塔。塔里有个沉睡者,一说是伊缀尔,一说是图尔巩之前派去的水手,被魔法永远囚禁在里面。
跟埃兰一起航行的是不会游泳的水手沃隆威。沃隆威的儿子名叫小心脏 Little heart. (其实小心脏有真名,叫伊芙林)。他有一面锣,他们行驶过珍珠塔的时候小心脏敲锣惊醒了沉睡者,但是他们并不知道。

HoME翻译正文传送门:
http://daeronthetreeshadow.lofter.com/post/1d25ad79_b508ea6
http://daeronthetreeshadow.lofter.com/post/1d25ad79_b561557

评论
热度(46)
  1. Alkaid.S.W树影Dairon {思考安姐的被窝是啥味儿的} 转载了此图片

© Alkaid.S.W | Powered by LOFTER